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时尚新闻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小说:糟糕,被小人暗算,这仇她记住了_情感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9-20 04:48   来源:未知   阅读:

“果然。”洛蘅的手轻触上去,墙体令她的手无法再前进半分。

“我自以为已经足够了解你的实力了,没想到还是低估了。”祈蕤走在洛蘅身旁,看这四周,貌似随口一说,“你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可他不知道的是,祈蕤做每一件事都是有他的目的的。

洛蘅瞅他一眼,然后盘腿坐下,尝试着重新唤起体内的灵力,然而,却没用。

灵渊微尝试了三遍,见果然无法化解,便也作罢,祈蕤嗤笑一声,望着萎靡的洛蘅,心情莫名好转了。

怒气中透着慌张的大吼,惊醒了不远处的两人,睁眼后,两人迅速飞身前往。

“你这剑看起来甚为不错,若是这么试探,万一出来个什么东西把这剑毁了,那就太可惜了。”祈蕤没话找话,心里存着探寻的想法,暂且拉近两人的关系,说不定能试探出什么来。

祈蕤轻笑,正想说些什么,却又突然被洛蘅狠狠踹了一脚,还来不及稳住身形,就被一堵无形的墙给弹了回来。

“别啊!”听着洛蘅不像作假的话,雾行舟慌了,蹲在他的身侧,“你让他一个人在这儿待着就是,何苦为难自己呢?你悄悄把出去的方法告诉我,对了,也告诉渊微兄,我们俩肯定能把你安全地带出去。”

“不必忙活了,没用的。”洛蘅看着面色整肃的灵渊微,无力道。

洛蘅不语,感受着周围的波动,随后拿出问生剑,用那剑鞘放在身前试探些什么。

“堂堂血煞宫的少宫主就这么心慈手软?你不是应该一劳永逸,将我直接毒死吗?怎么,嫌弃自己命太长了?还是,”洛蘅眼神凛冽,顿了一瞬“还是你怕你死在这儿?”

“怎么回事儿啊?”雾行舟看着一旁有些焦急的陆真,内心想:依照方才在外头,祈蕤透出的忌惮之色以及洛蘅的行为,这少年可不是会轻易中招的人。

“我去,你他娘的又搞暗算这一套。”雾行舟指着祈蕤,大声道。

洛蘅闻言,轻哼一声:“我能是什么人?有一天会变成死人的活人呗。”

“祈蕤!你做了什么!”

最近工作上很忙,所以一直没办法更新,感谢大家的支持了。

“我去,这又是什么东西!”雾行舟站起身来,往周围看了看,并没有发觉什么东西。

“护灵兽。”洛蘅满不在意道。

祈蕤既然说封住了,那就是真的封住了,且难以化解。

“护灵兽?!”祈蕤与雾行舟同时讶异道。

因着刚才被拖进来时,被这空间压了一下,导致他的形体有些不稳,方才正按照洛蘅给他的方法调整,没想到就听见了洛蘅的怒吼,也就比灵渊微早来一步。

洛蘅似是知道他内心的想法,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那咱们就一起在这儿待到死吧。”

洛蘅在其动手的那刻就知晓这一掌并无什么实际伤害,于是,只随手一挡。

灵渊微看着被陆真扶着的,脸上布满杀气的洛蘅,眉头不自主的皱了一下。

一旁的灵渊微听见这话,面色也凝重起来。

洛蘅看着不停凑过来的脑袋,无语,正想一巴掌给他拍开,灵渊微却先行阻止了他的继续靠近。

“公子正在查看那堵墙,他趁公子不备,暗算了公子。”陆真看着祈蕤,一字一句道。

灵渊微闻言,走到洛蘅身前,双指于其脉搏之上微动后,目光有些凝重的看着他。

背后的祈蕤站起身来,扬手就要给她一掌。

“哇靠,我就说这姓祈的一肚子坏水儿。”随后跑到洛蘅身侧,“咋办啊,现在。”

“不过是一点暂时封闭你灵力的药粉罢了,回馈你之前对我做的那些个缺德事儿。”说完,还气定神闲地掸了掸衣袍。

祈蕤听见此话,眼神微动,他心里的确是想直接杀了他的,但是,此处情况不明,洛蘅看起来似乎有些了解,于是,未免意外,只能暂且封住他的灵力,至于出去的方法,慢慢套出来就是。

洛蘅敛眉沉思了一会儿,转头看向祈蕤,面色平静道:“说的不错。”

“真被封住了?”雾行舟问。

祈蕤挑眉,“你这回答倒是有趣。”

没有谁比她更清楚血煞宫百毒鬼的实力了,虽说人不着调,但是制毒的功力极为深厚。

“呜~呜~”忽然,一声又一声绵长的叫声从四周传来。

灵渊微点点头。

“公子!”

然后洛蘅便见一道带着温和灵力的水符化作长长的水带往自己的五脏六腑钻去。

Power by DedeCms